贺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贺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产业金融社区新扶贫开发的三位一体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3:51:26 阅读: 来源:贺卡厂家

“产业+金融+社区”:新扶贫开发的三位一体

社区建设的一个真正考验是扶贫开发。在农村社区的扶贫开发领域,社区建设需要与其他方面(如金融创新)有机结合起来,其他方面则以社区建设为基础和依托,这样才能有所突破。笔者在调研中注意到,一些地区尝试将产业主导、金融创新与社区建设三方面相结合,推进扶贫开发。河北省尚义县是其中一例。张家口市是扶贫开发的重点区域,辖内有8个国家级贫困县,包括尚义县。2012年至2013年两年间,尚义县实现了全县10.17万贫困人口的70%脱离贫困线。

扶贫开发的三位一体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2013年底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报告中曾提出,下一步将改革创新扶贫开发机制,推动精准扶贫。尚义县将产业主导、金融创新与社区建设结合起来的案例,是其中一种探索。

尚义扶贫开发的产业带动主要依靠两个方面。一是龙头企业带动,培育做大河北佳禾、青岛浩丰、广州福喜等农业龙头企业,带动广大贫困户,发展普惠式产业项目。二是积极促进农民合作社的发展。全县共扶持引导县内154家农民合作社,并特别重视合作社的吸纳农户能力,让更多贫困户以集体土地和扶贫资金为股本加入合作社,同时加强合作社与龙头企业、市场对接的能力。

金融创新则重点解决困难农户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解决农户因资本匮乏无法正常生产的问题。尚义扶贫开发综合运用了资金互助、小额信贷(商业与扶贫相结合)、担保与财政补贴等多种金融创新的机制和手段,探索金融减贫新机制。

在2014年推进的35个扶贫重点村,每村成立一家扶贫互助社,并财政扶贫资金2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在实际运营中引导社员自愿交纳入社资金,充实互助资金,实现以财政扶贫资金带动社员互助资金。协调县域内农行、农村信用社等金融机构进行金融创新,开展信通卡、林权证、农村养老保险卡、宅基地证抵押等多种小额信贷形式,适当放低扶贫信贷门槛,解决贫困农户的信贷服务难题。由县级财政出资500万元成立小额贷款担保公司,建立小额信贷担保机制,提高贫困农户的信贷可及性。对于数额在2万之内的扶贫贷款,政府财政给予5%的年利贴息。对建设春秋大棚的贫困户,给予每亩扶持项目资金5000元的支持,其中财政补贴2000元;对圈舍建设达30至40平方米的贫困户,给予每平方米150元的扶持资金。

尚义的扶贫开发中尤其重视以经济纽带和生产纽带加强农村基层社区建设,提高农村基层组织的执行能力,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把发展村集体经济纳入扶贫攻坚扶持政策范畴,积极扶持发展村集体经济。第二,鼓励支持村两委干部带头创办、领办专业合作社,在村民直选中,很多种养大户和农村经纪人被选为村两委干部。

上述三个方面,产业发展解决扶贫的经济效率问题,与市场联系最紧密,金融创新解决贫困农民的资本问题,使之能更好地参与到产业发展中,社区建设则是把贫困农民更好地组织起来,并在不同贫困程度的农民之间更加公平有效地配置扶贫资源。三者互为倚靠,有机结合。

依托社区主体实现精准扶贫

与粗放扶贫相比,精准扶贫强调根据不同外部环境、不同贫困程度实施相对应的扶贫政策和扶贫力度。精准扶贫不仅强调政策统筹,更加强调政策的差异性、针对性和特殊性。精准扶贫的最大瓶颈在于信息不对称问题,特别是在地信息。注重农村基层组织建设,以农村社区为主体实施扶贫开发,可以更好地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

村委会(或农村社区组织)作为村民自治组织,拥有大量的在地信息,不仅对农民的贫困程度十分了解,而且拥有许多社会化信息,如个人品德、家庭关系、邻里关系、资产以及社会资本状况。这些信息不仅是实施精准扶贫的必要信息,也是乡村社会发展小额贷款的必要信息。近年来,许多农村金融机构深耕“三农”金融,均特别重视发挥村两委的重要作用。而且,要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宅基地使用权等“三权”抵押金融创新,如果村委会不提供产权配置信息和必要的支持,要顺利推行是不可想象的。

在此基础上,由村两委干部领办合作社,可以进一步增加两委成员与农户之间的生产联系与经济联系,在村两委与农民之间建立经济纽带。这种政策导向符合农村实际情况,近年来,在村民直选中,许多种养大户、农村经纪人当选村委会干部,一定程度上表明乡村社会对于农业专业知识的尊重和认可,还有通过大户共享这类知识实现联合脱贫、共同致富的内在需要。合作社作为连接市场与农民的桥梁,是农民化解市场风险、分享农业产业发展成果的必要组织形式。合作社与企业的最大不同,在于合作社是人的联合,从更乐观的角度来看,村两委干部领办合作社,是在基层民主实践基础上衍生出经济民主萌芽的一种体现(村集体经济的再发展更是如此)。此外,村两委与合作社的叠加,将增强对村民信用风险和道德风险的约束力,增强金融减贫机制的有效性。

因此,社区建设是推动精准扶贫的重要抓手。当然,以社区为主体的作用更在于,可以通过社区统筹实现普惠发展,从而助推整体脱贫。

普惠发展实现整体脱贫

当前,扶贫开发工作中经常会遇到扶贫对象难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二元结构导致人口大量外流。在许多贫困地区,出现大量“空心村”,人口以留守老人和妇女儿童为主,劳动能力不足。在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这会形成扶贫死角,因为这部分人群缺乏足够的劳动能力“对接”扶贫政策。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尚义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其扶贫开发中,有专门针对“自身创业缺技术、缺资金、缺能力、缺门路的农村留守老人与妇女儿童”这类扶贫对象的脱贫机制,被称之为“股份合作、联合致富”。

其一,发展合作社。让贫困户以集体土地和扶贫资金为股份,加入合作社,滚动扩大股份占有额,特别是让农村老人以股分红实现“老有所收”。本质上,中国的合作社是一种股份合作制形式,它结合“按股分配”和“按惠顾额返还”两种原则,以集体土地和扶贫资金为合作社股份,劳动能力不足的贫困农民既可以享受到集体资产收益,也可以享受个人股份的分红收益。

其二,促进土地流转规模经营,并以农村集体土地为基础、贫困户扶持资金为股份、贫困农民为主体的经营形式,建设规模规范化园区,使那些劳动能力不足的贫困农户能够享受到园区发展带来的资本收益。

其三,通过金融资源的配置来改变劳动能力不足贫困农民的条件。“三农”领域,融资难、融资贵是一个普遍性问题,那么就有稀缺的金融资源优先配置给谁的问题。按照市场原则,劳动能力不足的贫困农户显然不符合信贷主体的资格要求,但扶贫信贷的分配往往不是按市场原则进行。2014年8月,笔者在甘肃调研双联(“联村联户”)贷款,这是甘肃省政府与农业银行合作的为58个贫困县提供的一种扶贫开发贷款。笔者在甘南地区发现,有的村第一批双联贷款很多给了单亲家庭、无保户、留守老人等劳动能力不足的贫困群体,然后村委会组织将贷款入股到合作社,或者将买来的牛羊由种养大户代养经营,同时合作社或种养大户本身又为这些贷款提供担保。而尚义则是通过设施农业的扶贫信贷支持实现这类金融扶贫的。

其四,如前所述,尚义对于贫困户建设设施农业如春秋大棚、圈舍、贮藏窖等,会提供相应的财政补贴。一般地,补贴资金、信贷资金、自筹资金各占三分之一,建成后,不少贫困农户并没有能力经营或单个经营没有规模效应(如贮藏窖),就将设施交给其他大户或合作社经营管理。因此,不少贮藏窖由几十户农民所有,但由一个大户经营。客观上,这类扶贫政策和实践操作将夯实农民脱贫的资产与资本基础,有利于实现联合脱贫致富。

尚义在实践中提出的理念是要变“项目到户、资金到户”为“权益到户、资本到户”,改变过去扶贫资金运作模式,将财政扶贫资金重点投向专业合作社、村级资金互助社,作为贫困户联合创业的底本,这样一来,缺乏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可以通过资本收益实现脱贫。

在当前中国国情下,这是一种值得关注的扶贫经验模式。这一模式创新性地实现了将资本分配与资本运用适度分离,资本运用按能力原则和市场原则进行,向经营能力强的群体集中,资本分配则强调平等原则,优先倾向那些贫困农户中的弱势群体。在这种权利分配与重组的过程中,要求效率与公平兼顾,产生了对于中介组织载体的需求,农村基层组织和合作社则符合这种需要。这正是农村社区建设在新扶贫开发中成为主体支柱的内在机制。(编辑 吴铭 李二民)

重庆吸污高压清洗车价格

成都水溶碳黑

西宁滚牙机

相关阅读